城市 企业 产品 知识
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
  • 互联网分帮派,分圈子,江湖帮派们历来有自己的独门武功和身份标识:

    少林派的秃和尚虽然各个古怪腐朽,但武功高绝,出来行走江湖往往被尊为一声大师;丐帮的叫花子们平日里看着不起眼,但架不住人多势众,关键时候能有奇效,所以也小瞧不得;而崆峒派,峨眉派的侠客们,虽说个个手持宝剑,看起来正义凛然吧,实则不过是百分百为挨打和陪衬设定。

    互联网间帮派们虽不像小说中一样特点鲜明,但师承同门,武功路数上一招一式之间能都看出相似的套路。

    金山帮卧薪尝胆先抑后扬,盛大帮低调发财,网易编辑部的文人骚客在丁三石的“压迫”下常常不得意,所以弃笔从戎。

    .jpg

    毛主席教导过,“不但要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,而且要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,还要善于团结那些反对自己并且已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的人。”

    所以做大事还是要全面团结,同门而出的创业者们往往有钱的出钱,有人的出人,大家相互帮助,互相扶持,共振声名。

    01卧薪尝胆金山帮

    金山帮是互联网的老门老派,金山帮出来的人武功先抑后扬。老金山用雷军的话来说,是爷爷辈儿的公司,但资历老在互联网圈从不是优势。

    老金山在发展大方向上问题不大,但对手太强大,办公软件有微软、安全有360、游戏有腾讯网易。各个身怀绝技,一直被压着打,要不是前有雷军死扛,后遇傅盛续命,老金山能不能在数次困境中存续不好说。

    雷军在小米上市的时候,在台上讲这样一段话:

    “从诞生的第一天起,小米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创新的血液。但真正的创新从来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。没有不需要巨大付出的创新,也没有不经历无数挫折的创新,更没有不承受误解甚至非议的创新。越理解这一天,就有越多的感恩。”

    听完台下观礼的金山旧将和小米员工眼睛都湿润了,小米员工是感动:手里的股票终于可以换成白花花的银子了,金山旧将是慨叹,净跟雷总过苦日子,历挫折了。

    2006年底,还是金山副总裁的王峰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走个差不多了。

    王峰自己也有想法,公司从上世纪就开始就要上市,结果上了7年,依旧无果,自己前面两座大山,无论是创始人求伯君还是一把手雷军,怎么看也没有机会翻越。

    若再想有进境,走是必选项,关键是往哪走?

    金山的问题他看的比谁都清,做软件没问题,但是行业发展太快,金山的选择早已不是市场,可底子扎下了,想彻底转身不切实际。

    王峰隐约感觉有两个:一个是工具软件,一个是游戏。

    王峰就跑去问比自己早走两年冯鑫,而冯鑫觉得王峰本质上没那么爱游戏,应该去做软件。

    王峰听了想了想说:我决定做游戏!

    他其实想的清楚,2007年之前,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,只有游戏是清晰的。彼时腾讯还没有成为巨头,盛大开创的道具收费,给与游戏行业全新的活力,一个爆款游戏就足以推动一家公司上市。

    而王峰在金山旱地拔葱太久,比之自己的擅长,找一潭更大的活水,才能更安心。

    2007年3月蓝港在线成立。

    随后仅2007年一年,沿着王峰的脚步,从金山离职的“旧金山”人就创建了至少4家游戏公司:刘阳的51wan网,张福茂的游戏谷,王峰的蓝港互动,以及尚进的麒麟网。

    “旧金山”们互相帮忙,形成圈子,共享投资人的信息、共享资本,不同的公司之间甚至形成互补的闭环。

    2012年的时候,蓝港一年三款游戏,每个月收入都是4000万元的流水。所有的渠道都排着队上门请求王峰给他们分发权。

    王峰终于心情舒畅了,勤恳节俭的日子过久了,风口上被吹起来的感觉格外舒心,对外到处说,自己运气好,移动游戏时代到了,好日子也到了。

    2014年12月,蓝港在香港上市,加上Pre-IPO,共募了两亿美元。去香港路上,王峰转头问当初与自己一起从金山出来创业的廖明香:现在觉得我们做到了吧,我们做到了没有?

    言语间尽是压抑之后的张扬和狂喜。

    当老实的金山人开始玩套路的时候,让人眼花缭乱。

    说的就是雷军,在金山守了16年的雷军,其实比谁都压抑。

    金山IPO的前一个月雷军受邀参加《波士堂》,主持人问,“如果有一天,你的生命里没有了金山,还有什么可以让你感到快乐的事情?”

    雷军的回答似乎和主持人的问题不在一个频道,说坚信自己被邀请,是因为金山,因为自己是金山的总裁,而不是因为自己本身。“我希望下次有机会坐在这里,是因为我是雷军。”

    听完雷军的这番话,所有人都知道雷军想走了,他太累,不是身体而是心。

    “一路杀伐,却遍体鳞伤,累得要死。一日梦醒才明白:要想大成,光靠勤奋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    2007年雷军终于把金山送上市之后,毅然出走,而后两年的创投生涯,积累眼界和人脉,2010年北京四环的银谷大厦里,一碗小米粥干尽,许下tenbillionscompany(100亿美金公司)的壮志,像是积蓄已久的火山,爆发时,撕天裂地,

    三年未过,小米估值已达百亿。

    而当年的老实人、劳模雷军,在各种营销套路、产业渠道模式、黑科技概念上的玩法层出不穷,眼花缭乱,把中华酷联唬的一愣一愣,也就华为内功深厚,反应快。

    “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。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?站在台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。”雷军人生有新领悟,不遮不掩的向世人诵道。

    笑着的还有冯鑫,从金山出来后,暴风虽然磕磕绊绊,但是2015年初停闸两年多的A股开闸,3月24日暴风上市,随后连拉40多个涨停板。

    冯鑫得意啊,逢人就讲大势,讲暴风的内容生态,气势上可与贾老板的生态化反比肩。

    但这不是金山帮故事的终局。

    人生起起伏伏是一个个循环往复的周期,压抑太久的爆发,让金山帮开始否定勤恳努力的重要性。其实风口和勤勉苦干,都自有道理,金山帮却各自都在风口上迷失了。

    王峰离开了蓝港成立了火星财经要allin区块链,结果不说也知道了,“区块链”这三个放在现时的语境里能说明一切。

    冯鑫的暴风呢,股价从高点327元,到现在的8元左右,K线图抖动的像风暴一样剧烈,也抖碎了冯鑫的得意、狷狂。

    雷军的境况还好,小米在风口上飘了太久,摔了一跤,爬了起来,认清了现实,开始脚踏实地的往前走了。

    金山帮起起伏伏完整的展示了一个道理:失意时不要太丧气,得意时千万也不要太嘚瑟。

    02盛大帮——在低调中发财

    金山帮是先抑后扬,盛大帮则是先扬后抑,各个在低调中闷声发财。

    老盛大太辉煌了,2001年,《传奇》火遍大江南北,开启了中国网游新时代,一年之内,在线人数超过了60万人。2008年时,盛大网游业务达到顶点,一时间,全中国的互联网人才聚集在浦东张江,盛大一度是中国的互动娱乐媒体企业。

    陈天桥在盛大时的许多构思都超越了时代,“盛大盒子”的“线上迪士尼”构想试图打通泛娱乐产业链,为此不惜收购起点中文、晋江文学、酷6视频等诸多文娱公司,然后建立盛大创新院发展技术,不过虽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,这条路太前沿,盛大始终未能走通。

    盛大还是中国早探索和研发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语音识别等前沿技术的公司。

    双十一光棍节的促销其实也不是不是阿里的首创,而是盛大先用来高游戏促销的日子,小光棍节是11.1,大光棍节是11.11,每个游戏都搞。彼时还在盛大任职的张勇,记住了这个日子,运营到电商领域,终成丰碑。

    金山身材臃肿,像头慢牛,缓缓的耕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但盛大不是,盛大快,陈天桥脾气暴躁,疾如风,经常在办公室破口大骂。逍遥子张勇离开盛大时还愤愤不平的说:我来这儿不是挨骂的。

    盛大对新项目的忍耐时间是半年,如果半年不见成绩,这一项目多半会被打入冷宫。但半年的试错时间太短,很难有一个团队能在半年内将项目做好。

    在《盛大创新院往事》中有这样一段描绘:“公司和研究人员看的不一样,很多项目走到一半就被公司剥夺了继续发展的权力,研究人员调走,只剩项目经理一个人在苦撑。”

    陈天桥想法多,虽然现在看各个眼光卓绝,但在当时受限于技术条件,即便是人才济济的盛大依旧消化不了。

    所以后来盛大系衰落后,以前那些太过前沿性的工作,被盛斗士”们一个个“捡起,专注着做出更大的价值和成绩。

    比如市值400多亿的阅文集团,IPO前估值30亿美元的趣头条,估值超过50亿美元的WiFi,以及估值超过100亿元云知声、Ucloud,七牛云一轮估值是35亿,粉丝网为10亿……加上10多家B轮后的公司和数十家A轮公司,盛大帮的千亿市值并不只是说说。

    或许是对陈天桥的急躁心有余悸,盛大帮的门徒们出来后各个都小心行事,闷声发财。

    爱搞技术的陈大年,几乎没有怎么对外发过声;从盛大出去的天美工作室总裁姚晓光,即便做出了爆款天天系列和《王者荣耀》撑起了腾讯游戏的半边天,但这个名字单拎出来,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谁;声名响成就的张勇,低调依旧是其身上显著的标签;而趣头条的谭思亮,即便公司有巨大的争议,但依旧淡然不语。

    唯一低调不了的反而是技术宅王欣,快播“名声”太大,想低调也不可能了。

    2017年7月的时候,盛大帮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“盛斗士”饭局,彼时满头白发的陈天桥10年内首次通过视频连线公开亮相,他充满愧疚地对“盛斗士”们说:“盛大系创业者发展没有BAT好,原因是盛大已经没有营业了,不能给大家流量上的支撑。”

    并对“盛斗士们”寄语,相互帮衬,独立发展。

    下面的人听完,都鼻子一酸,同根同源的感情油然而生,杯酒下肚,尽是当年豪迈打天下的故事。

    只不过盛大的兴盛和衰落都太快,就像划破天际的烟花,用尽所有力气绽开之后,便在黑夜中消逝。

    03网易编辑部里的文人剑客

    网易有道创始人胡琛这样描述过网易:

    “网易像一所学校或一个图书馆,你想学什么东西都可以有所参考。但里面的人有自己的想法时,会觉得在这个体制和框架下不能自由飞翔,可是他已经学会了飞行的本事,就想出去自己试着飞。”

    胡琛有此感慨,源于网易自身的特殊环境。一家延续21年,并且现在还能被称之为巨头的公司,在中国一只手数的过来,所以网易起起伏伏中能给于员工足够的锻炼和机会。

    不过网易业务中,游戏独大,丁三石虽能力值得肯定,但时常顾影自怜,权柄一手独握,想一出是一出。所以网易的产品,常常能够在战术上出彩,却行不成战略上的互动。

    2011年,腾讯推出微信,时任网易总编辑的唐岩想做一款社交产品,唐岩带着产品的思路向丁磊要100万美元的前期投入时,丁磊果断拒绝了。

    而后,唐岩拉上网易门户产品组长雷小亮和高级技术李志威一起创业,砸下自己的全部身家注册了陌陌科技。

    都说媒体人爱纸上谈兵,高尔基说:“把语言化为行动,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。”

    但是网易帮出来的15个创始人中,网易编辑部的文人占7成。

    李学凌这位当年的“京城四大IT名记”之一,在担了两年网易总编辑之后,创办了欢聚时代,一跃成为互联网圈中心人物。再加上MOMO创始人唐岩、猿题库CEO李甬、56网创始人周娟,雪球网创始人方三文,网易编辑部人才辈出。

    网易编辑部的高出走率与门户产品在网易体系中的地位有关,变现难的新闻无法带来大量收入,在游戏这只现金牛的挤压下,多年处于边缘地位。

    网易严选和网易考拉发展成熟后,网易又添两头现金牛,新闻业务的处境更为尴尬。

    一度有传闻称,丁磊决定分拆新闻业务,融资3亿。2015年末,网易新媒体中心总监龙志、网易总编辑陈峰、网易新闻客户端的移动互联网部总经理徐诗在三个月内接连离职。

    当年李学凌本来信心满满要大干一番,把房产、游戏、汽车和科技等4个频道独立出来,成立自负盈亏的公司。但后来,房产频道却被丁三石毫不容情的卖了,直接导致李学凌萌生退意。

    曾有网易的媒体人描述门户地位说:“门户就是老板手里走夜路时候的小棍,不一定能起作用,但必须得有。”

    因此一直以来丁磊本人对门户的创新“既不支持,也不反对”。

    也难怪网易编辑部成为了互联网圈又一个知名黄埔军校了。

    这些文人,思想开阔,行动跟得上想法,总能在不经意间拢得更多命运的馈赠。虽以内容创业居多,但一路基本顺遂,做成了诸多丁磊渴望的事情。

    MOMO在社交上成绩斐然,李学凌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东风,刚刚融了3亿美元猿辅导也打破网易教育的鸡肋局面,成为了新晋独角兽。

    看着网易帮一个个成绩斐然,丁三石有时常常气不顺,在关键的节骨眼上,如准备上市或重大投资事件,丁磊老大哥往往就会以各种理由跑出来“关照一下”。

    在陌陌赴美上市前夜,网易就递出神补刀,发表声明说:唐岩在网易工作期间存在不法行为,丧失职业操守、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妻子所在公司输送利益,并且还因个人作风问题于2007年被中国警方拘留10日。

    结果没等MOMO发声明,当年网易的老同事们就站出来为唐岩证清白:是因为当年网易门户设计了“有态度”这个品牌形象,要制作宣传资料但又没有太多预算,唐岩就找自家人的四度公司解决了这件事。

    还有当年和徐波的《梦幻西游》侵权之争,以及封杀当年人称网易鬼才的“黄铧”。

    网易都没讨到什么好果子吃,反而背上了心胸狭隘的东家声名。

    丁三石还是想不开,不如马老师心胸豁达,从阿里出来创业者大多受到阿里支持,欢喜不已而后反哺,毛主席不是还说一句话: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,互相爱护,互相帮助。

    大家江湖儿女,互联网圈子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,当是好聚好散。

  • 发布:百业网SEO   点击:42